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|

朝夕相愛的歲月

有人說:“故事的開頭總是這樣,適逢其會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結局總是這樣,花開兩朵,天各一方。”看多了這樣的悲情故事,突然就會有一種索然無味的感覺。這個世上,很多事本來就沒有什麼you beauty 陷阱值得不值得,只有願意和不願意,尤其是愛情。
  只要彼此願意,又有誰會將彼此的心分開呢?儘管故事的結局,天各一方,淩亂成塵,但是,那些歷經的愛恨糾葛,卻如梅花烙一樣,此生是斷然去不了的了。如果願意,彼此就會各自想起,想起那些朝夕相愛的歲月,身體,雖隔了千山萬水,心,卻終還是在一起的。
  你我生為凡人,一介俗子而已,一幅皮囊下,我們活得如此小心翼翼,按部就班,時間久了,難免you beauty 陷阱厭倦和乏味,生而短暫,容不得彷徨和猶豫,瞬間,暮色已饗,晚景蕭條。
  這麼說,總是有些悲觀的吧。可是,有誰的人生,步步走來都是喜劇?尤其是面對老去和死亡的時候,那最後救命的一棵稻草,要麼是歐也妮葛朗臺床頭的那根未盡的燈芯,要麼是彌留之際抓住最近的一只手以貪戀人世間的最後一絲溫暖,要麼就是渾身插滿醫用器械到死也不得解脫的困頓……
  生命隕去前,已無任何的從容和優雅,那裏,只有無盡的蒼白和淒涼,還有對死亡的深深恐懼。活著,對於生者而言,或許還是對某種信念的追求,而對那些瀕臨死亡的人,卻僅僅是“活著”就好。
  每一個人,都希望自己輕鬆而又自在的活著。於是,有的人便將文人筆下的那些“安靜、乾淨、知足”,一度成為自己的生活信念,摒棄那些蠅營狗苟、爾虞我詐,唯有在這六個字中獨得風流。
朝夕相愛的歲月_d0357499_17043107.jpg

by kyannat | 2017-05-29 17:04 | Comments(0)

最近中國內地的改良派和所謂的「口炮黨」,圍繞著名公共知識分子於建嶸的房子被強拆,又起紛爭。
和一般的知識分子不同,於建嶸具有雙重身份,在體製內外都有影響。一方麵他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的教授、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,多所大學的博士生導師,應邀頻頻給各級官員辦講座,屬於標準的體製中人。
另一方麵,他無意申報體製中的課題,除了薪金所得,不從單位報銷任何費用,自己開展獨立的社會問題研究。同時寫小說、作畫賣畫辦畫廊,投資創業,發起參與各種社會和公益活動,救助弱勢群體,在網絡上不斷發聲,粉絲和擁躉甚多,在社會上具有相當的影響。
強拆名人 雙方激辯
此次紛爭源於於建嶸在北京宋莊投資興建、用於研究和開展活動的一幢樓,雖有和當地村民委員會簽用地協議,但在主體建築完工幾年後,當地的鎮政府以違章用地為由,下令要強製拆除。消息傳出之後,支持於建嶸的改良派與反對他的口炮黨,圍繞強拆和其他事,展開激烈爭論。
所謂改良派,是指對中國社會的轉型,主張採取改良、漸進的道路,也被稱為補鍋派。所謂的口炮黨,則主張變革、激進的道路,被稱為變革派或革命黨。由於他們強烈反對現存的體製,呼籲推倒重建,但沒有可行的辦法,短時間內又看不到革命的可能,隻是停留在口頭上爭論,也被戲稱為口炮黨。
口炮黨譏諷於建嶸標榜直接或間接給百萬官員上過課,宣揚依法治國、柔性維穩、文明執政,但最終不能避免自己房子被強行拆除的命運。他的一些言論和事實表明,依法治國實質是為統治辯護,柔性維穩就是尋找藉口。房子被拆象徵著理論的破產和信譽的危機。
而改良派則譴責口炮黨一遇到這種事,不是把矛頭對準濫用權力的一方,而是老批判受害者鬥爭不堅決,對體製有幻想,自食其果。他們並不了解於建嶸這些年的研究講了甚麼,做了甚麼,就肆意歪曲批判。於從來沒有為體製辯護,而是通過講座和活動推動變化。他始終反對強拆,救助了各地許多失房失地的訪民。社會轉型期各有認識和方式,口炮黨不能逼人革命。
兩派的爭論是這幾年的新現象,原來其實是一派。隨著近年政治環境的變化,當局的高壓態勢,言論空間的緊縮,一部分人從改良派中分離出來,認為革命不可避免,丟掉幻想,不要補鍋,而是推牆。
過去是改良派和當權派爭論,要求後者政治改革。現在當權派強勢,沒有政改的意願和跡象,也沒有耐心,不提供平台同改良派繼續這樣的對話。而口炮黨和當權派本來就有不可調和的矛盾,從來沒有對話的可能,他們隻能在網絡上不斷變換身法發聲,或在牆外吶喊。
爭取群眾 擴大陣營
現在口炮黨和改良派論戰,顯然不是說給當權派聽,後者樂見兩派爭鬥,或招安,或剿滅。兩派的爭論其實是說給中間力量和民間社會,麵對這幾年政治的逆轉,改良派想守住基本盤,等待時機繼續改革;而口炮黨則想擴大力量,認為改革已死,革命隻是遲早的事。
從人數上來看,改良派佔優。從態勢上來看,由於口炮黨是進攻方,言詞犀利,現實中又不斷有類似於建嶸也被強拆這樣的案例,讓一些人丟掉幻想,加入他們的陣營。加之這幾年網絡高壓之下,牆內暗潮湧動,牆外強烈反彈,態勢上口炮黨似乎佔了上風。
至少愈來愈多的人認為,中國社會危機四伏,如果不主動改革圖變,嚴防死守的結果是,革命又會像歷史上一樣難以避免。
傳媒學者 喬木
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529/00184_012.html

by kyannat | 2017-05-29 17:03 | Comments(0)